雷军登《连线》封面 号召西方山寨中国

  据新浪科技4日报道,美国科技杂志《连线》(WIRED)即将出版的英国版四月刊发表的封面选择了中国小米公司的创始人雷军,封面标题非常特别:是时候山寨中国了!(It’s time to copy China),文章作者是该刊主编大卫·罗恩,他于去年底到总部位于北京的小米公司进行了采访。

雷军登上《连线》封面

雷军登上《连线》封面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节选:

  在北京北部的海淀区毛纺路,有一间容易被忽略的展示厅。在这里你可以像在苹果体验店那样,伏在浅色的木质长凳上,玩着外观亲切的小米平板和小米手机,而穿着统一T恤的工作人员则会帮你同步到小米电视的智能显示器或者小米云存储。小米平板有粉/绿/黄/蓝/白几种颜色可供选择——可不要和iPhone 5c的粉/绿/黄/蓝/白弄混——它们有7.9’’屏幕,2,048X1,536的分辨率,以及每英寸326像素的画质,碰巧这些都与iPad Mini 4的7.9’’屏幕一致。看着店里轻快的极简主义设计风格,人们当然不会怀疑它的灵感来自哪一家加利福尼亚的公司。

  但这并不是一个关于中国人“山寨”苹果IP和创意的故事。

中国不再只有廉价制造业和“山寨”货

  这确实是一个关于雷军如何建立一个被投资者估值为450亿美元(约合2934亿人民币)的公司的故事。目前小米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科技创业公司。而这靠的并不是智能手机业务,而是一种由互联网激活的生态系统:将顾客转化为“粉丝”,让他们参与到产品的设计和推广中;把市场需求的风险转移到小型硬件创业公司,而在这一领域他们有高明的投资战略;将库存削减到最少以降低成本,以崭新方式优化供应链;并且通过似乎无法盈利的低价来销售高质量设备,同时从服务、内容以及配件中获利。这种创新堪称业内最佳。在五年中,小米已经拥有了一亿六千万手机用户,进入了诸如印度尼西亚和印度这样的海外市场,并且挑战了西方对于中国科技公司思维的看法。准备好去模仿中国吧。

  “我们是一家非常特别的中国公司:为了保证每一个小米产品都保持高质量,我们不惜成本。”雷军很少说英语,他通过翻译告诉《连线》(WIRED)杂志,“我相信小米能够推动所有中国制造的产品提高品质,并且它最终会让人们明白,中国不再只有廉价制造业和‘山寨’货。这些年,小米的使命已经变成了改变世界对于中国产品的看法。

  小米坚称自己是互联网公司,而不是智能手机公司——尽管它已经在卖手机方面取得了非凡的成功。公司的推特就是一部记录增长的编年史:2011年12月8日,小米宣布三小时内卖出了10万部手机;2012年4月24日,15分钟卖出15万部;2012年9月20日,只用四分钟就卖出了30万部。2012年,小米卖出了720万部手机;下一年则卖出了1870万部;而在2014年,是6100万部。此时小米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手机制造商。它在2015年卖出了超过7000万部手机。

  不过在雨果·巴拉(前谷歌安卓产品管理副总裁)的带领下,它已经走出国门,扩张到了人口众多的新兴市场。2014年4月,小米以36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Mi.com域名,创下了中国纪录。这是小米国际化的一部分,并不只是因为相比于“Xiaomi”,外国人能更容易的发出“Mi”的音。但是雷军不想让《连线》杂志的读者将他的公司仅仅视作优质设备的生产商。“我希望大家把小米当作那种将创新带给每一个人的公司。我们正进入一个科技创新的新时代,所以我们的重点是优质产品,它能帮助每一个人建立连接的生活方式。这不仅意味着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电视、路由器——我们投资的创业公司要能够建立我们称之为生态系统的东西。从移动电源到可穿戴设备再到空气净化器和净水器,他们生产的产品可以放到小米商城上销售,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千百种产品集合在一起,创造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他还想要破除“中国公司抄袭西方”的偏见。“中国有很多创新,我想即使西方也没有做到。”他说:“看看微信,人们觉得它只是发送消息的应用程序,但是它已经发展成了一个集游戏、支付、互联网服务于一体的平台。小米是一个智能手机公司,但是我们同时也是一个电子商务公司。小米商城是中国第三大的电子商务网站。我们也是一个互联网服务公司,甚至还发布游戏。我们也培育创业公司,向它们投资,帮助它们制造产品,并且把这些产品放在小米商城上销售。

  “我们的座右铭。”他继续道:“是‘少即是多’”。专注于制造少量商品,我们就可以在我们的领域里做到最好。但是当少即是多的时候,就表示你需要其他公司来帮你做更多事情。所以我们投资其他公司,并且组成一个生态系统以生产更多的产品。”

小米的互联网思维

  北京毛纺路的小米总部大楼里,有一只从附近建筑工地收养的流浪狗,它会兴冲冲的欢迎来访者。走廊的墙壁上则挂着大幅的法国印象派画作,架子上摆着的小米的米兔吉祥物似乎注视着每一个角落。在这个十月的星期三,下午八点办公桌上还是满的。一个女发言人表示:小米是一个“9-9-6”型公司,员工从上午九点工作到晚上九点,一周六天。而用户们也似乎是被使命驱动着:墙上的海报写着“小米爆米花”的聚会宣传语,品牌的“死忠”们可以在舞台上与高管一起跳舞。陈列柜里展示着粉丝们送来的自制礼物:雷军和雨果·巴拉的人形公仔,名牌运动鞋,还有精心用真正的小米做成的手机后壳。

  小米是“Xiaomi”在汉语普通话里的直译,不过在中国它还有更精妙的来历:1946年,毛泽东在一次著名演讲中预言,当时并不被看好的共产党,虽然只有“小米加步枪”,但是终将打败装备更精良的国民党。雷军也曾经认为,小米这个代表“移动互联网”的创业公司,想要成功属于“不可能的任务”。

  “十年前,我的结论是未来是移动互联网的天下。”他说:“我被智能手机迷住了。当第一批iPhone和安卓智能机发布的时候,我就决定要做安卓智能机了。”他的操作系统叫做MIUI,MIUI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用户可以提出改进建议,而且这些建议会在每周更新时被采纳。正如他去年四月在小米五周年的演讲里说的:“我们把顾客当做朋友,并且会考虑他们的所有反馈……我们相信我们的用户,倾听他们的想法,并且和他们交朋友。”

  46岁的雷军出生在中国华中地区的湖北仙桃,并且曾在武汉大学学习计算机。早在学生时代,他就已经读了《硅谷之火》(Fire in the Valley),保罗·弗列伯格与迈克尔·斯维因的这部著作讲述了计算机产业的诞生。后来雷军告诉《纽约时报》,那时他为史蒂夫·乔布斯着迷,决定“建立个世界一流的公司”。1992年,毕业一年之后,他加入了一个叫做金山的软件公司,一直做到了CEO、总裁的职务。直到2007年金山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他才离开。那时他推出的网上书店“卓越”(Joyo.com)在2004年被亚马逊以75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离开金山,他成为了中国最知名的天使投资人之一,投资了像社交类游戏门户欢聚时代(YY)以及移动互联网公司优视浏览器等优秀公司。2010年4月,他建立了小米,然后找来了另外七个联合创始人。

  联合创始人之一的刘德在小米负责生态系统产品,他加入小米当年是37岁,是一个工业设计教师,他的妻子和另一个联合创始人洪锋的妻子是大学室友。“这些联合创始人分别来自谷歌、摩托罗拉和金山,本来互相都不认识。雷军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跟我谈论智能手机的潜力,问我会不会加入。我先是拒绝了,然后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来考虑这个重大机遇。”

  42岁的刘德穿着黑色T恤和牛仔裤,坐在办公室里,他的身边是小米空气净化器、60英寸的小米电视机、小米智能体重秤以及Yeelight智能电灯泡(已在小米商城有售)。刘德的部门拥有70人,负责在小米商城以及小米之家的陈列柜里所销售的配件业务。现在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共有22家小米之家。产品包括:手机控制的小蚁运动相机(售价399元人民币或者在亚马逊售价53英镑),小米手环(每月售出百万个,售价为69元人民币或者8.20英镑),10400毫安/小时的移动电源(销售量超过千万,售价69元人民币或者7.15英镑),60英寸的电视机(4999元人民币或者520英镑),甚至米兔(2014年售出200万个)。

  不过小米只生产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电视机、机顶盒与路由器,所有其他商品都是由小米投资的独立公司完成的,投资额在10万美元到50万美元之间,从智能血压计(由加利福尼亚的iHealth Labs公司生产)到云米科技的净水器。“我们销售600种商品。”刘德说:“如果我们自己做这些,公司就需要两万人,但是我们现在只有八千人。两年里我们评估了600家创业公司,至今为止投资了54家。我们帮他们定义产品,还利用我们的销售渠道、供应链、品牌推广以及资金支持他们。”

  做投资决策的是20个工程师,不是财务人员。“通常都是一个会议完事。”刘德说:“我们比传统投资人反应更快。这是一种高科技创新的全新模式。很多风险投资人和其他投资人倾向于拥有软件和互联网公司的经验,而不是硬件公司。所以很多著名的风险投资人都依赖小米的判断,追随我们的脚步投资。”但是为什么不吸收人才自己生产产品呢?“小公司比我们动作更快。”刘德解释道:“你必须保持敏捷,让自己很快适应变化。这和一个有很多部门要生产很多种产品的公司完全不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独领风骚70年,但还是被IBM取代。20年之后,IBM则被微软取代。十年后,谷歌取代了微软,然后过了四年,Facebook崛起。传统的公司就像是树,长大需要很长时间,但是倒掉只要一瞬间。小米的方式更像是竹林。你见过竹林消亡么?没有。新的竹笋总是长得很快,取代老的。通过投资组合公司,我们在创造属于自己的竹笋,建造一个像竹林一样的生态系统。”

  “我们不关心公司的估值——只关心它是不是有最好的产品和团队。这20个工程师将会加入公司的董事会,但是从不投反对票。我们尊重创始人和他们的梦想。”这些创业公司取得了接近一亿六千万顾客的机会:一年之内,移动电源创业公司紫米就已经成长到了世界第一的规模,而小米手环的制造商华米也在六个月内出货量超过一千万。

  “物联网甚至会比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更重要。”刘德说。

  “衣服、手表、秤以及家用电器将会互相联接,而正是你的智能手机把他们连在一起。我们需要抓住这个机会。这个生态系统就是我们对于未来的赌注。十年之内,人们将会看到小米改变中国市场。”

  《连线》杂志采访的前3天,小米发布了九号平衡车,那是时速16公里的自动平衡滑板车,由小米的投资的纳恩博公司生产。高禄峰是纳恩博的CEO兼创始人,他解释道:“小米比典型的投资人介入更多,他们会提供反馈,帮忙重做设计,向供应链的合作伙伴推荐,提供销售渠道……这可能意味着五倍的销售量增长。雷军还提供了有关产品外观的反馈,他提议把九号平衡车的控制杆做成膝盖高度。”

  小米的团队帮助成立五年的纳恩博在2015年收购了赛格威电动车。“赛格威以前的路子很难持续。”高禄峰说,“但是与纳恩博合并后,会让人们看到我们接下来的产品,并且觉得’真酷,而且实惠’。我们正在做一款个人的独轮自动平衡车,也在考虑推出服务型机器人。”

  雨果·巴拉解释道,中国互联网业务的真正价值其实很简单,在于“拥有大量用户”,哪怕一开始并没有带来巨大的收益。一些西方公司也曾经从这种方式中受益。eBay向卖家收取费用,但是阿里巴巴为了迅速扩张不征收交易费用,而是随后用它已经形成的规模去发展可盈利的优势产品,比如支付宝。结果eBay的收入正在下降。“对于我们销售的所有产品,我们真正在意的事情是移动互联网平台。”39岁的巴拉说。“我们的手机就是我们平台的‘配送车’,我们关心的不是卖手机,而是得到尽可能多的用户。然后就能建立游戏业务,包括电影、音乐和新闻的内容业务,还有虚拟载体——现在我们有一个移动虚拟网络,只需要十个员工操作。我们可以开展金融业务——小米金融,它可以让你借贷然后投资货币市场基金。这些用户来自我们平台的流量。人们觉得我们是智能手机公司——我们实际上是互联网公司。”

  巴拉表示,有些西方国家的公司也掌握了这种类似的互联网思维方式(货币化平台):他提到优步和谷歌的安卓团队。“但是,中国市场存在独特之处”。诸如阿里巴巴的马云,腾讯公司的马化腾,以及雷军这些人物均拥有无限思考能力–他们采纳想法,付诸实践并在短短数周内取得巨大成就的能力令人难以置信。随着制造能力的发展,中国将成为消费性电子产品的领导者,不只是在实践领域,还包括创新领域。

  “如果我们希望把互联网思维付诸于消费产品中,有两点至关重要,即聚焦和规模。在小米每类产品线中,我们打造尽可能少的型号,因此,虽然研发成本高昂,我们的平均成本均低于其他公司。另外,因为我们的规模庞大,我们的单位成本逐渐降低。我们了解我们的用户。小米社区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与我们的平台方案不可分离。他们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生产出一些最好的产品。社区的作用,世界上任何营销战略都无法替代。”

  小米手机的社区拥有5800万成员,每天活跃着上百万小米粉丝。李明,小米第9号创始员工,带领20名成员主持论坛,开展粉丝活动并收集反馈信息。小米邀请粉丝们参加“爆米花”活动,雨果?巴拉会戴着摇滚明星式的假发与数百人在舞台上载歌载舞,或者让用户们先提前体验评测小米的新品。“他们不是用户,不是顾客,而是我们诚心诚意结交的朋友”,李明说道,“起初爆米花活动只是在会议室举行,如今在夜店举办。我们甚至在游轮上也举办过”。小米社区成员一年内在120座城市自发组织了六七百次小活动。

小米的未来

  去年华为挑战了小米在中国市场的领导地位,但小米并未坐以待毙。自从2014年进入印度市场,小米已将国际市场拓展到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地区。合作经销商还在中东和北非地区引进了小米手机。

  虽然雷军说,小米的西方拓展之路可能因知识产权问题受到阻碍,但小米自2014年以来已申请了超过6000个专利。据报道,小米还针对视频内容投资10亿美元。

  去年10月份雷军对《华尔街日报》记者说,“我们的用户每天使用手机115次,使用时长四个半小时。可以想象我们拥有一个多么强大的内容平台”。

  六个月后,雷军发表了一篇题为“小米的未来在哪里”的演讲,提到“有一天,小米将像70年代引导日本产业的索尼一样;像80年代和90年代领导韩国市场的三星一样。未来十年内,中国将在许多领域中领跑世界。”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评论已关闭。
  • 1 Responses to “雷军登《连线》封面 号召西方山寨中国”
    • 匿名

      雷总是武大知名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