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起秀:中国是G2吗?

中美贸易摩擦上升到了经济战的水平。但在大众的议论中,游戏的胜负已经倾向于美国占压倒性优势。上月初,美国对340亿美元规模的中国进口产品加收25%关税,中国也立即采取了相同措施,当时还不分上下。但随着美国又对2000亿美元规模的中国进口产品加收10%关税,再次进行报复,一切都变得安静了。中国其实放弃了再报复。

这不是因为中国变得善良了,是因为两国存在明显的国力差距,如果贸易战走向长期化,中国所说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式的对等报复,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其实,在贸易战的情况下,美国经济的完全雇佣率上升,预计13年来将首次实现3%的经济增长率。相反,中国经济转入生产、消费和投资骤降的趋势,到处亮起红灯。上海股市综合指数比年初暴跌了25%,截止上月中国整体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跌至23年来的最低值。

从一开始,这就是个中国不可能会赢的游戏,可韩国为什么花了如此长的时间才明白这一点呢?截止最近,看到中美经济摩擦相关研究报告和媒体报道,谁都会误解两国势均力敌。这是认为中国是和美国同等的超级大国的成见,对韩国的思维造成影响的结果。

对中国产生幻想的原因有很多,但“中国太大”的威压感是其核心动因。中国急速的经济膨胀,让规模的压力倍增。况且,韩国钦慕中国的传统氛围也起到了一定作用。更为决定性的是美国对中国使用了“G2”这个字眼。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韩国一样整天把“G2”挂在嘴边。

十几年前,美国通过称中国为“G2”来抬高中国的盘算和现在不同,其意图是“中国发展到了和美国同等的水平,因此要尽到作为大国的国际义务”。看穿美国伎俩的中国,拒绝了这一称呼。最近,中国外交部长控诉称:“中国不过是个发展中国家。”表明了对这种现实的认识。中国拒绝的称呼,韩国却喜欢用,这很是讽刺。世界上有两个最强大的国家,他们的力量不分伯仲——这种思想在韩国扎了根,但这次的中美贸易战可以看做是打破韩国人“中国=G2”迷思的过程。

美国在和中国的经济战中瞄准的最终目标,是以积累的经济实力为基础,缩小中国想行使的影响力。最终,这是围绕世界霸权而展开的力量游戏。在这一过程中,将动用所有手段。像加收关税这种贸易摩擦只是个序幕,针对人民币汇率和中国外汇储备的货币战争将随后而来。可以预想的是,走向中国金融市场彻底开放和自由化的金融战即将打响。其中,如果加上中国自身改革步伐迟缓的矛盾,将无法排除中国经济硬着陆的可能性。

在此情况下,韩国要如何对待中国?最重要的是,韩国政府、企业和普通人不能基于荒唐的 “G2神话”,继续身陷毫无根据的“恐华症”。中国1970年代后期开始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后,从未经历过经济危机。在陷入致命的经济危机后,观察其克服危机的过程,同时对中国的经济能力做出判断也为时不晚。

相反,韩国今年初作为5000万人口以上的经济单位,成为了人均国民收入(GDP)超过3万美元的世界七个国家之一。韩国经济经历了克服投资过剩后遗症(1980年代初期)、打破IMF外汇危机(90年代末)等曲折历程。这意味着在质的方面,中国和韩国的经济水平是不能比较的。

其中很特别的是,韩国的繁荣是在解放后受到资本主义最强国美国和另一个强国日本的影响才实现的。这并非单纯的大陆势力、海洋势力的二分法,其核心是向最富有和强大的国家学习,和他们进行密切的交流。今后需要抛开感情上的亲华、恐华,进一步抛开对中国的幻想的原因,以及为什么美国和日本依然很重要的原因不言自明。

(本文转载自韩国《朝鲜日报》作者为韩国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