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德敏:想实现中国梦 要先学会谦让

历史上,每当大陆出现强大的统一国家,韩国就毫无例外地亡国或遭遇战争。汉朝的出现,导致古朝鲜灭亡;百济和高句丽因唐朝的登场而消失。明朝出现后,高丽在历史中消失;朝鲜在南汉山城屈服于新兴的清朝。中国的崛起,对韩国而言是引发危机和剧变的生死攸关的问题。

但甲午战争之前清朝权臣袁世凯逃亡朝鲜时,就结束了中国通过朝贡关系对朝鲜的支配。在檀君之后,韩国第一次在20世纪后期通过经济发展和民主化,成为超越中国的发达国家。

通过邓小平改革开放而觉醒的中国,彻底学习了朴正熙的国家主导出口工业化战略。最近,中国在原本韩国排名世界第一的LCD和造船等领域超越了韩国,还在芯片领域对韩国奋起猛追。中国为了培育尖端技术和产业,还为本国企业提供巨额政府补贴,强迫中国的外企转让技术,因而臭名远扬。其主要对象是拥有最高水平的技术,却好欺负的韩国。对于中国的不公平行为,韩国政府似乎只是在谴责萨德报复。相关国家对一带一路的期待感,正在变成“中国不是让周边国家成长,而是使其贫困化”的牢骚。

不同于经济发展会带来权力多元化和民主化的一般认知,最近中国正在逆潮流而行。权力集中在能够终身执政的领导人身上,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和过去韩国维新改宪的逻辑类似,中国的逻辑是为了摆脱自身困境,必须进一步加强权力。

中国面临的难题,其本质是在高速增长结束后,在人民的期待水平增高的同时,出现停滞局面的所谓“中等收入陷阱”。过去70年里,摆脱“中等收入陷阱”而成为发达国家的国家们,包括韩国在内都通过履行民主主义体制解决了问题。但中国拒绝了世界史上公认的正路,想用“没有民主化的集权”来实现突破。超过1亿台的监视摄像头和人脸识别程序、连街头的乞丐都使用移动支付的信息技术(IT)等,有让监视人民一举一动的可怕管制社会成为现实的危险。但“没有民主化就进入发达国家是很难的”——这一事实并不会改变。

况且,中国树立了远大计划,要截止2025年在制造业方面、截止2050年在国家力量方面赶超美国,成为世界老大。在此计划之下,中国其实正在发出霸权挑战书。中美贸易战的状况正在越来越类似1930年代末的二战前夕。

在此情况下,中国就像父母教训孩子一样对待韩国。最近,中国领导人在和其他国家特使进行面谈时,让他们坐在身边,而唯独让韩国特使坐在香港和澳门特首坐的下座。这是21世纪罕见的“朝贡关系”的复活。

没有任何韩国国民想要朝贡关系。况且,梦想着后现代小确幸的韩国年轻人会清一色的对国家主义的中国产生亲近感吗?

中国忽视了韩国的战略重要性。中国被大大小小15个邻国包围,和其中的9个国家打过仗,有8个国家是美国的同盟国。关系友好的国家只有巴基斯坦和朝鲜。15个国家的GDP加起来大于中国,他们的人口和军费都比中国多。如果韩国加强和中国周边国家的网络——尤其是和印度、日本、越南、俄罗斯的连系,除了韩美同盟,还能拥有另一个强大的对华杠杆。

未来的韩中关系取决于中国。只有中国明确中国的崛起绝不会给邻国带来负面影响,邻国才会放下警惕心,中国梦才能得以实现。希望中国不要成为只有中国过好日子的一国繁荣的重商主义国家,回归邓小平梦想的中国之本——“与邻共荣,懂得谦让”的实用主义大国。

(本文原载韩国《朝鲜日报》作者为韩国前国立外交院长、韩国外大客座教授)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