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少源:武汉如何抓住下一个G20峰会



武汉国际博览中心全景图

 

       近年来国内举办的大型国际会议都是在哪开的?APEC峰会在北京举行,G20峰会在杭州举行,金砖五国峰会在厦门举行,亚信峰会在上海举行,2013年《财富》全球论坛在成都举行,2017年《财富》全球论坛即将在广州举行……

       与以上城市相比,中部六省唯一的副省级市、特大城市武汉,恰恰还缺乏一个具备全球影响力的国际会议。

       那么,有哪些国际会议可供武汉申办?具体申办流程如何?申办成功的要素有哪些?这些问题,决定了武汉能否争取到下一个G20。

       人人都爱“ICCA”

       武少源可谓是会议业的“师爷”级人物。1985年,他便在中国科协下属的中国国际科技会议中心任职,主要负责组织承办国际会议。

       如今,武少源担任中国会议酒店联盟常务副会长,连续7年主编《中国会议统计分析报告》。对于近年中国国际会议的发展趋势,他用“如火如荼”四字形容。

      “中央越来越看重国际会议的促进作用,比过去更加主动地主办全球性会议,发挥主场外交优势。”武少源说。

       十九大报告中提及的国家层面的国际会议包括以下几个:“一带一路”高峰论坛、APEC峰会、G20峰会、金砖五国峰会、亚信峰会等。

       这一背景下,各地政府对国际会议的引进也颇为关注。

      “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邀约我去讲课,今年已经做了四五十次。单就国际会议申报这个话题,我在武汉、杭州、厦门、海口都讲过。”武少源说。

       那么,哪些国际会议是政府最为“钟情”的呢?从会议属性看,由ICCA(国际大会及会议协会)认证的会议最受青睐。

       ICCA创立于1963年,是国际会议组织之一。武少源曾去某地谈会议引进话题,当地官员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由ICCA认证的?”

      “某城市ICCA会议数量的国际排名出现波动后,一把手专门批示要求研究原因。这从侧面说明,现在很多城市对国际会议都很重视。”武少源说。

       这些重视也体现在具体的扶持层面。比如,成都对在当地举办、获得ICCA认证的国际会议,给予举办单位20万元的一次性奖励。

       《支点》记者查询了解到,ICCA国际会议的标准包括:第一,至少有50个参加者;第二,定期组织会议(不包括一次性会议);第三,必须在至少3个国家举行;第四,新的会议只有举办三次(届)以上才能进入统计目标。

       不过,这些标准会剔除不少一些本质上属于国际会议的活动,如固定在海南举办的“博鳌亚洲论坛”。

       针对这些现象,武少源计划建立中国版的国际会议评价标准。“那样,政府未来制定政策时,都可以参考咱们自己的标准。”

       国际会议的三种类型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ICCA标准相对笼统,无法完全体现国际会议规模及影响力。

      “今年3月,我在广州出席活动时,发现当地将国际会议很形象地分成了三个层次。”武少源说。

       第一是“顶层争影响”,每3-5年举办一次政府领导人峰会或工商界峰会。

      “一带一路”高峰论坛、APEC峰会、G20峰会、金砖五国峰会均属这一层次。这些会议大都属于国务活动,举办地最终往往由国家层面进行决策。

      “有些定位细分、影响巨大的国际会议也是地方政府可以力争的,譬如由美国《财富》杂志主办、大量世界500强企业参与的《财富》全球论坛。”武少源说。

       第二是“中层树品牌”,每年举办一次地方主导、有品牌效应的国际会议。

       在成都举办的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以及在中国中部六省间轮流举办的中部投资贸易博览会,都属于这一类型。

       第三是“底层扩数量”,每年主动申办一批国际组织的社团类国际会议。

       今年5月,由中国化学会和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在海口联合主办的“国际分析科学大会”就是这一类型。

       武少源强调,武汉可以尽量争取第一层级、第二层级的国际会议,同时对第三种类型进行主导和推进。

      “可以从经济、科技类国际会议角度着手,尤其是要在科技会议上做出突破。”武少源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合理运作,科技会议对产业会有着极强的助推作用。

       2014年,北京市延庆区举办世界葡萄大会。期间,延庆与河北怀来县发布规划,提出超越行政区划,共建延怀河谷葡萄及葡萄酒产区。

       截至今年9月,延怀河谷产区共有葡萄种植面积26.32万亩,其中鲜食葡萄15.9万亩,酿酒葡萄10.42万亩;葡萄品种达210余种, 年产量16.858万吨,产值25.96亿元;产区共有酒庄酒堡43家,年接待游客90万人次。

      “种葡萄是第一产业,酿葡萄酒是第二产业,而品酒则变成了第三产业。”武少源表示,一次时间有限的国际会议,却能成为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契机。

 

      
如何申办国际会议

       ICCA 把国际会议的主办机构限定于包括协会、学会在内的国际组织。因此,如何围绕ICCA做文章,与国际组织的密切联系必不可少。

       一般情况下,相关国际组织会提前发布会务信息,由各地参与竞争。

      “申办一个国际组织会议,从最初酝酿到工作结束,通常要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为保证申办工作的成功,首先要建立一个专门机构。”武少源说。

       这种会议申办机构,一般是挂靠在主办单位,制定申办计划、编制申办预算、筹措申办资金等工作。具体流程则是准备申办文件、出国参与申办活动。

      “有些国际组织,还会提出到申办国家进行现场考察。”武少源说。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申报活动会安排申报方在现场摆出展台。几乎每一次,中国展台都最具特色。

      “中国制造很厉害,我们很容易制作一些实惠又有中国特色的礼物。譬如10块钱就能做个熊猫玩偶,这种摆件很受外国人欢迎。”武少源说。

       曾有位外国人很不好意思地在展台现场对武少源说,“我昨天拿了一个礼物,今天能不能再拿一个?”武少源答应后,他特别高兴。

      “武汉可以送一些更有地区特色的产品,只要有中国特色的,外国人都很喜欢。”武少源说。

       当然,以上都属于国际组织的申报程序,国内也有一套例行机制。

      “在我国,国际会议都属于外事活动,需要提前报批。”武少源说。

       具体则是按“8341”原则:自然科学技术领域的国际会议总人数800人,外宾300人;一般性国际会议(如金融、外交会议)总人数400人,外宾100人。

      “参与规模若在‘8341’之内,可以省部级相关部门报批。超过标准,则需国务院审批。”武少源说。

       要考虑参会对象的经济承受力

       那么,申办成功的核心因素有哪些呢?

       首先,政府要有一以贯之的重视。

      “地方政府一把手是经常变动的,如果有些一把手很重视,有些不重视,当地国际会议数量、质量就会出现波动。”武少源说。

       而且,有些国际会议申报会特别早,真正主办时,也许原来主导这一工作的政府领导已调离,这就要求领导有服务地方经济的“长线思维”。

       譬如,国际植物学大会是国际植物学界的最高会议,过去从未在发展中国家办过。深圳通过积极申报,在2011年获得了第19届植物学大会主办权。

      “但到今年7月第19届大会真正举办时,当时负责申报工作的政府负责人已调往其他地区。”武少源说。

       其次,是否有充足的申办资金。

       我国有20多个城市有会展支持资金,但大部分属“后置资金”。简单说,就是会议结束后才根据成本给予奖励。

       但国际会议申办,最缺的往往就是前期的申办资金。因为从申报活动开始,就会不断有经费支出,最终的申办费用往往要50万元以上。

      “申办会议是个风险投资,存在失败的可能性。我个人认为,武汉可以准备一部分用于申办的资金,在这方面予以尝试。”武少源说。

       再次是交通因素。

       国际航线越多,越适宜举办国际会议。目前,武汉机场国际客运量在中西部位居前列,未来还将持续开通国际航线。

       此外,申报方案还要设计一个合理的参会费用。各国情况不同,发展中国家参会代表往往会考虑到会务成本。

      “有些国家参会代表甚至都不吃正餐,就用茶歇对付下。我参与的会议,都会解决他们的用餐问题,哪怕盒饭都行。”武少源说。

      最后是充分利用本地人才资源。

     “比如很多高校、科研机构的科研人员本身就是国际组织核心成员,尤其要注重调动这些机构的积极性。”武少源说。

      这方面,武汉具备优势。

       据了解,武汉两院院士数量达68人,涉及光电科技、生命科学等10多个领域。而中西部的另一副省级城市成都,两院院士至今不到40人。
这些人才优势,都将成为武汉举办国际会议的重要助力。

      “我个人认为,北京、上海、重庆、武汉、成都、杭州、南京最符合国际会议举办城市的要求,武汉未来发展国际会议大有可为。”武少源说。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评论已关闭。